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aspitakika | 7th Feb 2013 | 不是山珍海錯 | (34 Reads)

Picture 

油麻地的「四季煲仔飯」每逢入夜必定大排長龍,隊伍中穿著時髦的男男女女並沒有引起我的注意,反而是店裏瓦撐煮飯的香氣,讓我想起兒時燕窩的味道。

燕窩是3歲之前我的「主糧」之一,近20年差不多是碰也沒有再碰,那是知道燕窩的「原材料」是燕子唾液之後,惡感油然而生,從此絕不沾手。

在我6歲還未搬到居家現址之前,家中那些光怪陸離的「補身」藥品可謂多不勝數,記得除了燕窩、雪蚧膏,還有鱷魚肉。而燕窩在我的印象中,老實說無法與今日常見,成花瓣狀的形態相連。

燕窩的味道,我是早就忘了,只記得家母煮燕窩總是瓦撐,所以瓦撐燒焦後的味道,總會令我想起燕窩的味道。對我來說,用瓦撐燒焦後的飯香,就等同於燕窩的香味,這可說是一種的嗅覺轉移投射,而煲仔飯更是廉價得多。

電影《發條橙》所述,用貝多芬音樂「治療」暴力行徑的原理,我開始懂得一點點。

童年的記憶,尤其是影像,可能佔用的「記憶體」較多,不容易留存。相反味覺、嗅覺以及旋律,在腦海中殘留的所需條件,或者較少。